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建言 > 详细内容

新型城镇化中农村社区管理服务与政府职能转变的思考和建议

发布日期:2015-10-08   
三门峡市政协委员    韩迎春
 
  城镇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近年来,三门峡市通过减免收费、奖补农户、信贷支持等政策扶持,采取财政支持、项目整合、 民企共建、 社会参与等多种举措, 极大调动起基层、 农户、 企业、社会等各方积极性,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推动农村出现了人口在万人、5000 人、3000 人等不同规模、生活设施相对齐备、实行社区管理和集中服务的新型农村社区。新型农村社区是发展,不仅改变了农村以往以行政村、自然村为单位的传统居住和管理模式,也为政府职能转变提出了新的要求。
  一、推动农村社区建设和管理面临的问题
  当前,我市大部分农村社区还处于建设阶段,除义马市城镇化程度较高,新型农村社区管理体制较为成熟、服务力量和经费保障较强之外,大部分新型农村社区由于居民来源多元,缺乏明确的管理主体,没有建立专门的社区管理机构。即使已经建成运行的社区,虽然社区管理和服务相对传统管理模式较好,但社区的入住率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农民对入住社区仍然存在很多考量。农村社区要真正运行好、发展好面临许多问题 :
  (一)居民原有村组和物产权益问题。各县(市、区)新建农村社区往往选择乡镇或县城附近,对居民购买社区住房后是否迁移户口没有统一要求,居民入住后也没有脱离原来村组管理。同时,依照法律规定农村居民实行农村集体所有制,按照户口归属确定农村居民的集体经济权益,如土地、林木、资产以及集体经济收益等。如果社区筹建管理机构,入住农民对依附在户籍和原有村组关系上的物产权益心存顾虑,不愿意改变原有管理关系,更不愿意放弃物产权益,对社区管理机构难以产生归属感,而社区管理机构也无法调整居民的村组管理关系和物产权益关系到社区所在地。因此,社区管理机构将面临如何管理居民,如何处理居民原有村组关系和物产权益等问题,职责定位难以明确。
  (二)公共设施和物业服务问题。除个别社区仅建立住宅,其他公共服务依托社区所在地原有的设施外,我市大部分农村社区在规划建设阶段就统筹建设了诊所、幼儿园、活动中心等配套设施。社区的管理和服务,以及公共设施的管理、维护、运行都需要相应的人员,而对于由谁管理、如何运行等问题,上级既没有政策规定,我市农村社区也没有进行实质性的探索,仅仅依靠乡镇政府或现在的建设单位提供简单的卫生环卫服务。(三)社区运行经费问题。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我国都实行居民自治制度,由村民(居民)选举产生自治管理机构及其负责人,经费自筹解决。同时,农村社区居民没有改变其原有村组物产权益关系,社区更缺乏集体经济运行的法律依据和现实基础,因此农村社区运行费用缺乏收入来源做保障。
  二、基层政府职能转变面临的新形势、新要求
  虽然提升农村自治管理水平、促进农业健康快速发展、增强政府服务农民能力仍然是政府的重要职责,但伴随着新型城镇化发展浪潮,农村社区既符合了各级政府集约土地管理、统一公共服务、统筹城乡发展的政策要求,也满足了农村居民改善居住环境、增强致富能力、享受发展成果的现实需要。在得到政府扶持和群众支持的基础上实现了快速发展,也使农村社会和农村居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新变化,产生了新需求。对各级政府,特别是县、乡两级政府的职能转变更提出了新要求 : 要充分发挥好政府、社会、市场不同的作用,强化政府的政策引导和宣传,鼓励各类市场主体进入农村市场,充分调动居民自治组织的积极性,统筹推进户籍、物权、财政等改革进程,满足农村社区发展的现实需要。
  三、工作建议
  面对农村社区发展中出现的诸多问题,政府需要不断深化改革、转变职能,使社区居民享受公共服务属地化、物产权益永久化、物业服务市场化,让农民住得进来、留得住心。(一)需要强化农村发展规划。发展要加速,规划须先行。特别是建设和发展好农村社区,既需要政府统筹土地规划、建设规划,也需要政府加快农村经济发展规划,强化产业布局,落实惠民政策,提升农民收入,让农民搬进社区留得住。生产生活都提升,更需要政府统筹推进各项改革,着力解决好入住社区的农民心中各种顾虑,巩固得来不易的农村社区建设成果。
  (二)需要加快户籍管理制度改革。当前户籍是确认农民管理关系和物产权益的主要凭证。发展农村社区,就需要政府逐步剥离户籍的诸多依附因素,实现农民居住地和生产地的有效分离,使农民户籍可以自由迁移、农民可以无顾虑地自由流动, 增强农村社区的吸引力和凝聚力。
  (三)需要加快农村物产权益确权登记。随着农村社区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农民需要融入到新的生活环境,接受新的自治组织管理,势必对农民原有的村组隶属关系造成冲击,进而增强农民对原有集体物产权益丧失的担忧。因此,要加快农村不动产登记制度改革,对农民作为集体经济的拥有权益进行确权登记,明确其不论居住地如何变迁,但对原来集体物权和经济收益永久保有。
  (四)需要加强农村市场监管。农村社区的发展,使农民大量集聚生活、生产,如我市部分农村社区都规划在万人以上,农村商品经济也会因此得到快速发展,政府对农村的市场监管职责和任务也会越来越重。现阶段,要着重规范社区的物业管理,强化政府对农村社区物业公司的监管,使入住农民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物业服务,进一步改善生活环境、提升生活质量。要更加注重农村市场的生产加工、商品流通、食品安全等政府监管职责体系建设,不断提升政府对农村市场的监管能力和水平。
  (五)需要强化农村社区经费保障。当前社区办的公益事业资金由上级拨付和群众自筹,如果丧失这两部分资金 , 社区工作就难以发展。农村经济发展水平低 , 农民纯收入不高 , 而有的农村又没有工业和企业 , 不可能拿出钱来发展公益事业,农村社区建设的资金需求很大 , 仅靠地方和部门的投入是不够的 , 更需要国家的支持。缺少经济来源 , 社区就没有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 资金的不足是社区开展工作存在的主要障碍。同时,我国农村经济发展还远远没有达到农民自愿掏钱发展社区 , 农村居民绝大多数人没有兴趣和心思去从事社区服务工作 , 特别是社区自治组织 , 认为又要做工作 , 又没有劳动报酬,农民参加社区建设和管理的热情并不高。因而社区建设需要政府逐步加大对农村社区的财力投入,提供适当的经费保障。
  
 

  打印